阁子

请务必点开!

微博:@妻奴爪爪杰
半次元:阁子

Ky一律黑名单不送

所有图片不可商用


再发一遍吧,总有不看个人资料的

以下请注意!!【敲黑板】


所有图片不可商用

要授权转载请小窗,抖音与快手等网站一律不授权就不要再问了,如有出现一律视为盗图行为,善用举报功能。

以后发现有盗图行为的不用再与我汇报,参照上条直接举报即可

如特殊用途做插图或者视频请与我联系,在制作作品中加上作者与来源,完成后发给我一份链接

希望各位互相尊重,快乐吃粮

想和太太们玩!

刀剑/杀天/阴阳师/第五/杀鸡

各位七夕快乐!!明天不去驾校休息一天,然后补图最后一话!!

和琉璃酱联动!

第四章

九转琉璃:

凶宅秘辛·章四:没有人能离开
No one can leave my house

伊利斯想,今天可真不是个好日子。
先是为了离开凶宅从二楼跳下去,结果差点摔断腿。然后为了寻求帮助不得不返回凶宅,虽然得到了帮助,但又被困在了大厅里。最后真正的凶宅主人出现大开杀戒,她不幸被人撞倒,身上一片伤痕累累。
现在,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站在伊利斯面前,问她是否害怕自己。
Creepy smile蹲下身,用机械手臂挑起伊利斯的下巴,锋利的刀刃贴在她的脖颈边。
伊利斯抓紧手中的盲杖,声音一如既往得平稳:“不。”
刀刃突然用力,一道伤口自皮肤上绽开。
“你在说谎,你认为只要回答‘不’就可以活下来,看来伊利斯小姐还是要成为离场的客人。”
伊利斯深吸一口气,从腰带上解下玫瑰,用它碰了碰脖子边的刀刃。
“你认为我应该惧怕你,因为你是一个吃人的生命,对吗?”
Creepy smile没有回答。
“就像狼需要吃羊来维持自身的生存一样,羊是没有权利去责问和它一样为了活命而吃他们的狼。我既然无法决定自己被吃的命运,那就只能选择接受。”
“他们——那些已经死去的人选择了反抗命运,犹如羊在垂死之际用角去攻击狼,但已经被制定好的结局并不会改变,还让自己更加痛苦。反抗不如接受——这就是我仍在这里的原因。”
伊利斯感觉到脖子上的刀刃逐渐远离,她手中的玫瑰也被拿走,Creepy smile又在大笑。
她不用被吃了?
那她可以回家吗?但是这样的结局……
伊利斯撑着盲杖站起,身上几处被踩伤的地方隐隐作痛。
“拉娜,带伊利斯小姐去洗澡和处理伤口。另外——你穿白色很好看。”

浴室。
虽然暂时被Creepy smile放过,但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伊利斯想要的。她不害怕死亡,但如果活下来了就必须完成自己的目标。
回家……她必须回家,否则……否则又怎样呢?伊利斯忽然想不下去了。
回家似乎已经从她一开始的主观意愿变成了客观目标,如果不用回家,她就失去了活着的理由。
再温热的水也掩盖不了拉娜冰凉的温度,她的指腹划过伊利斯的背部,不动声色地写下几个字。
『我会帮你离开。』
伊利斯没有明白拉娜的转变。
『但你必须活下来。』
伊利斯不相信拉娜,这样引诱了一大帮人来凶宅受死的女人真会那么好心?
她明天必须尝试最后一遍。

次日。
伊利斯已经能自己前往餐厅,路过大厅时,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
她所踩的地面,昨天正铺满粘稠的鲜血。
伊利斯恍惚了一下,她仿佛看见倒在地上的尸体。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幻觉,自幼失明的她早就不记得事物的模样了。
“咔哧,咔哧……”
伊利斯慢吞吞地吃着早餐,她现在明白这无法辨识的声音是什么了。
是Creepy smile咀嚼肉块的声音。
如果她昨晚死了,相比现在被咀嚼的就是曾名伊利斯的肉块。
“Creepy smile先生,你会吃了我吗?”
咀嚼肉块的声音戛然而止。
“现在不会,怎么,幸存的伊利斯小姐想被我吃掉吗?别担心,会有那么一天的。”
伊利斯站了起来。“那我可以回家吗?”
肉块被剁碎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尖锐的摩擦声,伊利斯察觉他生气了。
“不行!没有人能离开血宴凶宅,你也不例外,这是规矩!”
伊利斯没有再说话,她觉得自己已经饱了,于是抓起盲杖就离开了餐厅。
碟子里的三明治还剩一半。

伊利斯独自一人往大门走,她必须回家,所以还是要想办法离开。
哪怕没有人帮她。
盲杖点地的声音响了很久也没有变化,伊利斯皱皱眉毛,觉得不应该有那么远。
她摸着自己的胸口,用心跳计算时间的流逝。大约三十分钟过后,伊利斯还没有走到大门前。
这不可能,就算她弄错了方向,也不应该连面墙壁都摸不到。
伊利斯深吸一口气,凭借昨晚的记忆估算大厅面积,认为现在的情况不可能存在。
她决定砸破一面窗户出去,就像她昨晚做的那样。但不管是合适的硬物或是窗户,伊利斯连个影儿都没摸到。
仿佛她被困在一个莫比乌斯环内,永远永远也出不去。
伊利斯腿一软,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她抱紧自己的盲杖,低声哽咽起来。
她不能回家了。

————————
敲黑板:
关于鬼打墙:所谓"鬼打墙",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所以老在原地转圈。因为生物的身体结构有细微的差别,人的两条腿的长短和力量也是如此,所以当用眼睛无法修正前进方向时,迈出的步伐距离就会有差别,比如左腿迈的步子距离长,右腿迈的距离短,积累走下来,就会是一个大大的圆圈。
关于莫比乌斯环:公元1858年,德国数学家莫比乌斯和约翰·李斯丁发现: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具有魔术般的性质。普通纸带具有两个面(即双侧曲面),一个正面,一个反面,两个面可以涂成不同的颜色;而这样的纸带只有一个面(即单侧曲面),一只小虫可以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
(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百科)

封面图源 @阁子 太太,已授权使用,她超可爱的,creepysmile也是她的角色
过气写手,在线更新。第三章几乎没人看,我好难过啊……那就告诉你们结局是刀吧(大概)。
下一次更新预计时间:8月17日(这下你们会去看了吧会去看了吧)
本章当日热度过100于8月16日加更
就算这样我还是爱你们的
(。・ω・。)

与琉璃酱的联动

第三章

九转琉璃:

凶宅秘辛·章三:血宴凶宅
Bloody banquet of the haunted house

“伊利斯小姐,你该起床了。”
拉娜从衣柜里挑出了一件礼服长裙走到床边,把伊利斯从被子里拉了出来。伊利斯挣扎着不想换这样的衣服,但拉娜的动作十分有力,她很快被套上了装饰繁杂的长裙。
“好了,早餐我放在这边了。”
伊利斯抓住拉娜的衣服,对方一时无法将她甩开。“我想离开这里,你能帮我吗?”
拉娜用力一拽,身体刚刚恢复的伊利斯差点被带倒在地上,女佣冰凉的气息附在她耳边低语:“我不能让你离开,这是规矩。”
伊利斯打了个寒颤,拉娜身上阴冷的感觉像极了这几夜来困扰她的梦魇。
房门被落锁的声音响起。

夕阳西下,沉寂已久的古宅热闹了起来。客人们陆续光临这臭名昭著的地方,有的是好奇究竟是何人挑战了血宴凶宅的诅咒,有的则是为了一探这历史悠久的豪华府邸。
一楼的大厅灯火通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的表情。新屋主搂着一身红裙的拉娜出场,言语间尽是对血宴凶宅的不屑。
“什么血宴凶宅,不过是怕鬼的臭小子们胡编乱造的谎话罢了,我和亲爱的来这住了一晚上不也什么都没发生嘛!”
“可是那些失踪的人……”
“不过是被吓破了胆、背井离乡的人!再说,我们可是有木仓的。”
男人撩起西服外套的一角,露出半截手木仓的形状。
宾客们举杯畅聊,气氛轻松而欢快。

大厅的一角。
“小姐,你需要帮助吗?”
青年伸手扶住伊利斯,她被拉娜梳好的发型如今散乱不堪,配上脏兮兮的裙子和只穿着袜子的双脚,完全是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请……请带我离开这里,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回家。”
伊利斯借青年的身体支撑自己,她为了逃出二楼的房间,找东西打碎了窗户跳到了凶宅外,但没有导盲犬,伊利斯又无法回家,她只好回到凶宅求助。
幸亏这里在开宴会,一定会有人 愿意帮助她的。
青年答应了伊利斯的请求,他扶着伊利斯走向大门,却在门口停住了。
“先生?”
青年尴尬地挠了挠头。“门被锁上了,那个举办宴会的人可能想玩的尽兴点再让我们离开,没关系,我会送你回家的。”
事已至此,伊利斯只能接受现状。
青年带她找些食物填肚子,尽管拉娜早将今天的晚餐送到房间里,伊利斯却因为急于逃离没怎么吃。如今她有了回家的希望,放松下来后自然感觉到了饥饿。
轻微的啪嗒声在嘈杂的人群中一闪而过,伊利斯很快从周围人的反应中知道发生了什么——电灯灭了。
“女士们先生们——”
“快看,跃层上有个人!”
一束灯光照在通往二楼的跃层上,那里站着一个身穿暗红色礼服的年轻男子,他微微欠身,摘下礼帽致敬时有数只乌鸦从帽子里飞出。
“欢迎来到Creepy smile的魔术表演会!”
大厅里沉默了几秒,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Creepy smile满意地笑笑,接着从跃层上跳了下来,手中变出一大捧红玫瑰,鲜艳的颜色和芬芳的香味引人赞叹连连。
“美丽的花朵自然要与美丽的女士相配,否则就是对美丽的亵渎——你说对吗,盲眼的小姐?”
他挨个给在场的女士送玫瑰花,却唯独在给伊利斯的时候问了这样的问题。
伊利斯没有回答,她将手中的玫瑰别在腰带上,然后绕到了之前的青年身后。
青年扫了一眼玫瑰,悄悄对伊利斯说:“似乎只有你的玫瑰没有刺,其他女士都要嫉妒了。”
伊利斯愣了愣,她抓紧盲杖,不明白Creepy smile这样做的用意。
远处传来人群欢呼的声音,青年用略带酸意的语调嘀咕着些什么。伊利斯皱紧眉头,耳朵里完全听不见女人的献媚和男人吵闹的声音。
“那么接下来,我要给大家表演最棒的魔术了,请大家一定要睁大眼睛仔细看哦。”
大厅再次陷入了寂静。
接着是尖叫声。
“啊啊——是怪物!吃人的怪物!!”
宾客乱作一团,此时谁也顾不上身边的是自己的至交好友或血肉亲人,大家你推我、我推你地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哎呀呀真是抱歉呢,我忘记吃完晚餐再出来了,你们别害怕,这只是一条大腿,大腿一点也不可怕对不对?”
Creepy smile将机械臂上叉着的肉块送到面具构成的脸前,绘着微笑的花纹慢慢裂开,露出里面锋利的尖牙。
“这只是一条大腿,不过大腿也是最好吃的,肌肉丰富不腻口,肥瘦得当不塞牙——不过这位女士就除外了,你看起来需要一场减肥手术,没关系,我会帮你的。”
“啊啊啊啊——滚开!你这该死的怪物!!”
“真是的,如果你不配合的话,就没办法变美了——抱歉,手滑了一下。”
倒在地上的胖女士被剥去了皮肤和Creepy smile口中多余的肉,现在脖子又被割断了。
“大家不是高高兴兴地来我家做客吗?那还没尽兴前就绝、对不允许早退哦。来,继续开宴会吧。”
“手!我的手!!”
“哇啊啊啊——”
“射击!快射击!!”
一阵枪声过后,Creepy smile的身体逐渐消散在空中,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们看见自己的视野不受控制地降低,直到头落到了地板上。
“大惊喜!想不到吧,如此精彩的魔术怎么能没人鼓掌呢?真是可惜,女士们,你们愿意为我鼓掌吗?”
回答Creepy smile的只有尖叫。
“放过我……放过我!你送了我红玫瑰,你一定不会杀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Creepy smile向女人伸出自己染血的机械手臂,对方尖叫着摔在了地上,像爬虫一样扭动着身体。
“都说了鼓掌鼓掌鼓掌,怎么一个个都跟傻子一样……算啦,既然这些不行的话,就只能杀掉了。”
“这位先生,别费劲了,所谓的万能钥匙可打不开这扇门。”
“明明我才是凶宅的主人,凭什么一个吃人的怪物就能对我做出这样的事!不可原谅!!”
枪声过后,Creepy smile自男人身旁出现。
“大概是因为你们不够格?”
Creepy smile轻松地笑了笑,向男人挥下手臂,对方无法闪躲,就把身边的拉娜推向了屠刀。
拉娜冷哼一声,身形消失在空气中,然后在一张椅子上出现,她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嘴角翘起妩媚勾人的弧度。
“真是个无聊又没用的家伙。”
“拉娜——”
男人不甘的尖叫终止了。
大厅归于寂静和血腥。
“来让我们看看最后的客人是谁——是伊利斯小姐!让我们来采访下伊利斯小姐的想法——”
“你害怕我吗?”
“Are you afraid of me?”
手染鲜血杀人魔这样问摔倒的盲女。

————————
敲黑板:
世界军事史上最早的管型火器出现在公园1132年,也就是南宋时期。1860年起,自动(可连发的木仓)步木仓开始慢慢普及。从20世纪初(1900年左右)开始,钨丝白炽灯就沿用至今了。
关于万能钥匙:"万能钥匙"开锁的道理很简单,就是用钢丝、铁片、齿模等等众多拨动工具,利用一些很普通的机械力学原理,运用巧力来拨动锁芯从而达到非破坏性的、无明显痕迹的开启各类锁具的目的。
关于跃层:跃层常用于住宅中,每个住户有上下层的房间,并不通过公共楼梯而是户内独用小楼梯连接。
(以上内容均摘自百度百科)

本文是半架空世界观,以上内容均为一定意义上的科普,以免有些人感到困惑。
关注红心蓝手转发素质四连了解一下啦,关于加更的说明去我主页看置顶了解一下啦。
你们这些磨人的小妖精,这是我的加更和肝,欢迎捉虫,补暑假作业去啦。(加更章节不享受热度达标优惠)
(づ ̄3 ̄)づ╭❤~

画最后一话草稿的时候截图出来了两张克利切魔性表情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什么傻屌东西

问一下你们想看关于加里的条漫吗?身体互换完结以后大概准备开新的坑,手书也准备开始画

最近白天一直在驾校泡着,大概更新会很慢

与超可爱的琉璃酱联动,关于笑面creepysmile的架空同人文!!

第二章

九转琉璃:

凶宅秘辛·章二:你必须留下来
You have to stay here with me.

冷……好冷。
是谁在耳边窃窃私语?
“没用的孩子,受诅咒的孩子。”
“失去光明的孩子,神明厌弃的孩子。”
“你不该存活于世,更不该冠以伊利斯之名。”
“把你的身体给我们,你可以轻轻松松地放下现在的一切。”
伊利斯皱紧眉毛,她翻来覆去,最终挣脱噩梦醒了过来。
“作家?”
没有回应。
伊利斯困惑地起身,却发现自己似乎不在床上。四下摸索了半天,她才发现自己滚到了床底下,而房间里也没有导盲犬的声音。
没有导盲犬,伊利斯就无法独自离开这里。她又叫了几遍作家,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一个晚上的时间让衣服基本干透,伊利斯打了个喷嚏,感觉到自己身体状况不佳。
从昨天晚上起作家就怪怪的,她大概需要换一只导盲犬了。
这样想着,伊利斯离开了房间。

“作家?作家?”
走廊里回荡着伊利斯的声音,她在二楼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作家,还险些迷路。伊利斯不得不放弃寻找,并向一楼走去。
“伊利斯小姐,请随我去用餐。”
一双冰凉的手毫无预兆地抓住了伊利斯,而她根本没有听到这个妩媚女声主人的脚步声。
“早安,伊利斯小姐,希望你昨天睡得还好。今天的早餐是三明治配热牛奶,我想你会喜欢。”
伊利斯在桌边坐下,原先准备好的话语只好在Creepysmile不容拒绝的热情下化为了“不胜荣幸”。
餐桌的另一头,Creepysmile用他的机械手臂肢解肉块,然后一点点吞食干净。螳螂般的手臂做起这样的事情十分方便,堆积在餐盘里的肉块很快变小,最后只剩一截手臂粗的骨头。
伊利斯吃完早餐,刚准备提出离开就被打断。她想这位先生的话虽然还算礼貌,但实在是太多了些,刚才用餐的时候也一直在自言自语着什么。
“拉娜,房子该迎来新主人了;另外,你还要准备伊利斯小姐的衣服,还有食物的采买……”
“请等一下!”伊利斯赶紧打断Creepysmile。“我并没有在此长住的打算,等我把狗找到后就会离开,所以……”
Creepysmile完全没有听一句的想法,他自顾自地吩咐完拉娜,然后才理会伊利斯。
“你的狗已经死了,你必须留下,来了Creepysmile的家就不能离开,这是我的规矩。伊利斯小姐一定会乖乖遵守的,对吧?”
伊利斯沉默了,没有导盲犬又没有他人的帮助,她走不出房子外十米远,更不用说回家了。
她抓紧了盲杖,眼记忆里的路回到房间,然后一头扑倒在床上,耳边私语声不停。

“我的!我的!她是我的!”
“伊利斯,伊利斯,把你的身体给我们!”
“好痛啊,好恨啊,为什么死的是我?为什么你的身体不是我的?”
“诅咒!诅咒!怪物!怪物!”
头好重,发生了什么?
伊利斯艰难地握紧拳头,她似乎被无形的力量压住,身体难以动弹。
她的盲杖在哪里?她不能失去盲杖!
伊利斯终于摸到了盲杖,明明只是手边的一点距离,她却出了一身汗。
耳边的声音逐渐模糊不清,伊利斯感觉意识逐渐沉重,现实中的一切离她已经越来越远。

“拉娜宝贝,你真想今天就住在这幢凶宅里?”
“当然,这可是无人生还的血宴凶宅,想想就很有趣。”
“好吧,明天我们就举行宴会,庆祝这臭名昭著的凶宅归我所有,还要告诉他们我有了怎样一个大美人!”
“哈哈……”
拉娜与中年男人的调笑声在大厅回响,时近黄昏,他们很快在三楼找了一个房间住下。
待拉娜将男人哄睡着,已是夜色沉沉。她一脸冷漠地离开房间,来到了二楼伊利斯的住处。
“麻烦死了,为什么我必须照顾她,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月明中天之时,伊利斯醒来了。
头仍旧昏昏沉沉的,但已经可以行走,她不能在这幢房子里久留了,那些幻听和梦魇简直要命。
伊利斯缓缓起身,慢慢向一楼走去,盲杖落地的声音在深夜里分外清晰。
哪怕走不了多远也好,她必须离开这里。那个Creepysmile虽然招待周到,但伊利斯清楚自己一定……要回家?
伊利斯的步伐慢了下来,她劝自己坐在楼梯上休息一会儿,毕竟这个宅子大得出奇,整个镇子都找不出几幢这样的大房子,她会累是应该的。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子里?”
陌生的男人声音自背后响起,伊利斯赶紧站起来。对方快步走下楼梯,在伊利斯面前端详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抚摸她的脸。
“虽然没有我的拉娜漂亮,但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你一个人呆在著名的血宴凶宅里一定很害怕吧,来我房间好不好?拉娜一定想不到我出来看动静还能发现这样的小姑娘。”
伊利斯后退几步,转身奔跑起来。男人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模糊的呢喃,但她凭借盲目后的听力听见了——她清楚被这样的人抓住会有什么下场。
“别跑!”
男人很快追了上来,他们在一楼的大厅里纠缠起来,伊利斯不敌对方,很快落了下风,盲杖也被丢到一边。
男人把伊利斯压在身下,伸手去解她的衣扣。正在这时,一阵冷风吹过大厅,男人的动作僵住了,伊利斯趁机挣脱他,捡起盲杖往二楼的房间跑去。
“我没有!不是我!我没错!不要来找我!”
身后男人痛苦地大汉着,伊利斯反锁房门,卷起被子躲到了床底下。
还是要快点离开这里……伊利斯在心中整理了关于血宴凶宅的信息,越发觉得这不是个久留之地。

————————
鬼压床,指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了意识但是身体不能动,事实上是罹患了睡眠障碍的疾病。其现象在睡眠神经医学上是属于一种睡眠瘫痪(sleep paralysis)的症状,患者在睡眠当时,呈现半醒半睡的情境,脑波是清醒的波幅,有些人还会合并有影像的幻觉,但全身肌肉张力降至最低。(摘自百度百科)
哎呀……已经写到第二章了吗?第一章完全忘记上封面图(绘于 @阁子 )了。那么还是那句话,热度破50加更(闭嘴你根本没有存稿),希望大家点个小心心小蓝手
(๑`・ᴗ・´๑)

凶宅秘辛

与超可爱的琉璃酱联动,关于笑面creepysmile的架空同人文!!

第一章

九转琉璃:

章一:一切始于暴风雨之夜
Everything dates from a stormy night


“今天是10月11日星期四,预计今天下午到夜里多云转大雨,气温在15摄氏度到20摄氏度,请听众朋友们带好雨具,并注意保暖……”
伊利斯关掉收音机,拿起盲杖。“作家,我们出去走走。”
导盲犬叼起牵引绳送到伊利斯手中,带着她离开家。
屋子里传来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秋季的风凉爽宜人,伊利斯任由作家引领她前行,一路上不乏放学归家的孩子们嬉笑打闹。
伊利斯没有命令作家停下,一人一狗走了许久,久到周围的人声已经稀疏。
作家忽然拱拱伊利斯的手,她会意地找到长椅,坐在上面休息。
伊利斯抚摸着作家的头,疲惫地靠在椅背上。距离她出门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下来,想来他们已经吵完了。
“轰隆隆——”
雷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伊利斯暗叫声不好,她抓起盲杖,对作家命令道:“回家!”
导盲犬拉着伊利斯奔跑,但她出得的实在太久,还没跑多远,倾盆大雨就哗哗落下。
雨水很快将伊利斯淋了个湿透,她脚一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作家低着头呜咽,它舔舐伊利斯的手,鼓励她站起来。
伊利斯喘息着用盲杖支撑身体缓缓站起,她摸了摸膝盖和手臂,刺痛的感觉让脸部肌肉一阵抽动。
“说不定我回不去了,作家,你说他们会来找我吗?”
狗自然不能回答伊利斯的话,它呜呜地叫着,指引伊利斯慢慢前行。
雨完全没有停止的征兆,冰冷的水顺着小腿流进靴子,伊利斯每走一步都感觉双腿又沉重了几分。奇怪的事,作家没走多久就停下了。
“作家?”
导盲犬轻轻叼起盲杖放在了石阶上,伊莉丝困惑地走上几级台阶,然后摸到了厚重的木门。
私闯民宅是违法的——伊利斯清楚这一点,但作家不知道,这只忠实的导盲犬不停抓挠木门,希望伊利斯进去。
伊利斯拉扯牵引绳,试图让作家带自己离开。现在她虽然已经淋不到雨水,但身上早就湿透,风穿过湿衣服将寒冷不断送来。
“啊啾!”
伊利斯摸摸衣服和伤口,在一阵寒颤下叹了口气。
但愿房主不会太怪罪她。
这样想着,伊利斯摸索着推开了大门。
“有人在吗?”
伊利斯猜房主是个粗心大意的人,竟然连门都没锁,哪天被人偷了东西很可能都不会发现。
没有人回答伊利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朽味。
作家嗅闻着地面,带领伊利斯在陌生的屋子里行走,盲杖点地而久久不闻回音 。
作家忽然停住了,它畏缩地往后退,甚至挣脱了牵引绳。
“作家?回来。”
伊利斯轻声呼唤导盲犬,但它迟迟不肯回到她身边。
到底是怎么回事?伊利斯不解地向前走了一步,盲杖点到半掩的门,发出嘎吱的声响。
“咔哧,咔哧……”
伊利斯无法辨别她听到的声音,因此她停在了门口。
“看上去打扰我用餐的是一位盲眼的小姐和她的狗?这可真是罕见,我的府邸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访客了。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Creepysmile,欢迎来到我的家。”
伊利斯礼节性地微笑,伸出右手向里走了几步。“冒昧打扰,我叫伊利斯……”
她的话很快被打断,刚才无法辨别的声音又响起了。
“我想你一定又冷又饿?可怜的小姐,你愿意与我共进晚餐吗?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我。”
Creepysmile这样说着,伸出一条机械手臂将伊利斯拉到餐桌前坐下,在她面前摆好餐具,最后放上一个碟子。
“请用,饥肠辘辘的小姐。”
伊利斯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近乎急切地拉着坐下,她确信在短暂的路途中盲杖碰到了一些无法辨识的东西。
伊利斯试了好几次才从端上来的食物中切下一小块,刚放入嘴中咀嚼,她就因为无法克制的反胃吐了出来。
Creepysmile给她吃的是生肉。
伊利斯刚刚明白这一点,她想自己的行为实在无礼,但她无法咽下生肉。
“抱歉,先生,我吃不惯生肉。”、
而且吃生肉会造成寄生虫感染——伊利斯在心中补上了最后一句,她清楚自己没有权利对他人的饮食习惯指手画。
“你吃不惯生肉?吃不惯生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利斯小姐,你可真是个胆大的人,因为看不见才会这样说?哈哈哈哈……”
有什么不对吗?
伊利斯不明白为什么Creepysmile能笑那么久,久到这样的笑声显得病态。但她很快就放弃了思索——从他的刚刚拉她手臂来看,他也是个残疾人。
“伊利斯小姐就在这住下吧,今晚的暴风雨很大,可千万不要害怕得躲到床底下去哦。”
Creepysmile的声音突然转移到了门口,伊利斯赶紧跟上。作家终于回到了她身边,只是一直发出害怕得呜咽声,伊利斯不得不设法安抚它。
上了一层楼后不久,Creepysmile就停下了,这一路上伊利斯竟未听见一点脚步声,这让她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这是你的房间,伊利斯小姐,祝你今晚有个好梦。”
伊利斯反锁房门,摸了摸作家的脑袋,长出了一口气。
“没事的,作家,你别害怕。”
一声炸雷突然响起,作家不受控制地狂吠不止。伊利斯赶紧安抚它,等作家平静下来后,她已感到几分睡意。
脱去身上潮湿的外衣,伊利斯躺在陌生的大床上睡着了。


————————
伊利斯(Iris)是希腊神话中彩虹女神的名字,她被认为是神和人的中介者,负责将人的祈求、幸福、悲哀、怨怒、祝福传递给神。与鸢尾花同名,而鸢尾的花语是爱情和友谊、暴风雨前的宁静、置之死地而后生等。
应该没有错别字吧,《凶宅秘辛》是基于 @阁子 的原创角色Creepysmile(可译为笑面)创作的同人作品,篇幅在中长左右,喜欢的小可爱收藏推荐关注走一波
热度破五十试图双更